土耳其核电站出口深陷脆弱的金融竞争力困扰

日期:2017-05-15 01:19:19 作者:崔祁阒 阅读:

向土耳其出口核电站的计划已处在最后阶段的最重要关头11月13日上午,李明博总统同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青瓦台举行了首脑会谈,并就核电站合作项目交换了意见,但未达成协议李总统邀请了为参加G20(二十国集团)峰会而访韩的埃尔多拉总理到青瓦台,并听取了计划在核电站建设、国防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扩大合作的意见  韩国政府当初确立了目标,在该会谈上实现签订政府间合约(IGA)以确保实现核电站出口虽然实务协商不断进展至最后阶段,但最后未能达成最终协议青瓦台发言人金姬廷在会谈后的发布会上表示“在核电站价格等方面上两国的意见存有分歧,双方已决定继续进行协商” 将在土耳其北部的锡诺普(Sinop)地区建设的核电站为140万千瓦级韩国型核电站APR1400型号4座知识经济部资源开发核电站政策官文在焘解释称“售电单价与相关的支付担保是最大的问题”就像是出口巴士时,进口国的巴士费用却成了问题  土耳其已决定在此次工程中首次应用项目融资(project financing)的方式在国际金融市场借取资金,并在核电站建成后以销售该核电站产出的电力偿还债款因此,筹备出电力收费业务的盈利性和建设资金也是具有决定性的变数  在没有回收投资资金保障的前提下,各金融公司正在要求高额的利息不过如果提高利息,将会使业务的盈利性更糟此外,为确保盈利保障,还需要政府间的合约来顺利向电力销售金额提供保障如果盈利性被判断不够,在国会批准过程中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艰难地阻碍在土耳其也存在电力收费的敏感问题 土耳其产业界和民间百姓也都不会心甘情愿地同意提高电力收费同样还可参考韩国电力公社在几年时间内备受赤字困扰但却无法提高电力收费的情况  韩国金融脆弱的竞争力也使谈判小组讨价还价的筹码变小仅建设4座核电站的费用就将花费约20万亿韩元,其中70%应以PF方式借取不过韩国国内金融公司未曾进行过这样的PF交易最后,只能由外国银行负责,但如果考虑到手续费,也只能提高利息率知识经济部部长崔炅焕最近表示:“哪怕利息只提高1个百分点,也将造成超过1000亿韩元的损失”,“令人惋惜的是韩国各银行的能力不足” 在此过程中日本突然插手也使得负担变得更重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核电站项目被韩国夺走之后,一直切齿痛心的日本在韩·土耳其正值协商之时的今年10月向土耳其方面建议称“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请让我们来负责吧” 这算是土耳其政府掌握了在同韩国的协商中的最好的武器 韩国同土耳其都强调称“协商并没有失败”韩国仍然是建设锡诺普核电站的最有力候补如果排除价格问题,两国间的立场分歧几乎缩至了最小从政府角度上可预测,在今年年末以前将会达成妥协  不过仅以乐观的态度面对的同时却存在着不可忽视的事情土耳其能源部部长耶尔德滋(Taner Yildiz)在结束两国首脑会谈协议书签订之前,宣布称“在同韩国协商之外,将同日本东芝在下周开始进行协商” 因此,预计即使拿下了土耳其核电站的订单也将留下后续问题因有日本这个变数在,所以韩国投标合同变得越加困难,这在将来也不得不成为留给韩国电力的资金负担知识经济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层相关人士表示:“今后出口核电站的大部分国家都将同土耳其有着类似的情况”,“日本突然插手的意图可能是试图使获得订单希望更大的韩国产生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