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被丢医院家属拒接 病人痛称犯人也会出狱

日期:2017-10-04 05:21:08 作者:鲍狲 阅读:

         上周四,宁波市红十字会向市康宁医院的患者们捐赠了一批爱心物资和捐款,包括580件T恤,以及为病人熬制绿豆汤的清凉款,总计人民币87000元在这个炎炎夏日,给患者们带来了清凉     宁波市康宁医院院长胡珍玉说,近年来,社会各界给予精神病患者很多人文关怀,反倒是一些最亲的家属,对他们不闻不问据了解,康宁医院现有长期住院患者近百人,其中有十五六人的家属很少来探视或者只汇医药费不露面,即便患者病情已稳定或康复,家属也不愿接他们出院还有个别患者被家属完全遗弃,数年时间都不闻不问     病情稳定了,家属却百般推脱接他回家     王先生,61岁,宁波人     2002年11月17日,王先生因酒精所致精神障碍被家属强行送入康宁医院据王先生的主管医生介绍,王先生被送进医院时,家属说他酒瘾成性,会间歇性精神错乱并伤人毁物     王先生在当时确实患有酒精性精神障碍,需要留院诊治可是王先生住院后,家属却很少来探视他,这让他非常孤单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王先生的酒瘾已得到控制,最初的妄想、狂躁等症状也已经消失,可家属依然不肯接他出院     主管医生说,这几年,院方一直都在和家属沟通,但家属总是拿出各种理由推脱接其回家家属除了定期会来医院支付王先生的住院费用外,对他的生活起居、身体情况不闻不问     10年没回家了,王先生每次讲起他的经历,都会老泪纵横:“犯人也有出狱回家的日子,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与家属失去联系5年,拖欠巨额治疗费     谢女士,64岁,台湾籍     据康宁医院相关负责人介绍,2003年4月15日,谢女士精神分裂症发作,在陈女士的护送下入住医院陈女士自称是谢女士的朋友,受谢女士姐姐的委托陪患者入院就诊,但陈女士不肯透露关于谢女士家属的详细情况,只称谢女士有家人长居美国     2007年7月3日,康宁医院在收到谢女士家属的最后一笔预交款后,其家属再无任何音讯院方给此前偶尔回来探望的陈女士打去电话,发现这个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一晃9年过去了,目前谢女士已被转移到六区慢性看护病房,拖欠院方治疗费用17.9万元     主管医生告诉记者,因为谢女士患有严重的幻听,医护人员平时无法与她正常交流,“平时,她总是自言自语说‘我听到我女儿打电话来说,要接我出院去北京’”     理解家属的担忧,但更同情患者的遭遇     胡珍玉告诉记者,精神病患者被遗弃,不仅与社会偏见有关,还与当今精神卫生立法尚不健全有很大的关系,这影响了对精神病患者合法权益的保护     “我们能理解精神疾病患者家属的担忧,因为即使这些患者进入社会,必会受到一系列歧视,也加重了整个家庭的负担;但是,我们更应该同情患者的遭遇他们同样渴望自由,也应该有获得自由的权利”胡珍玉说,根据《宁波市精神卫生条例》规定,精神病人的亲属作为法定监护人,应该履行办理病人出院手续的职责     胡珍玉分析,其实,一般精神病患者经过1~2个月住院治疗后,就能基本恢复正常,可以出院和正常人一样生活,有些患者甚至可以正常工作而且接触社会对于精神病患者的康复是非常有益的,特别是家人和社会的关爱,可以使治疗期大大缩短,“如果把患者长期留在医院里,导致其无法与外界交流,他们反而会渐渐变得自闭和迟钝,回归社会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因而,只有家庭和社会克服偏见和歧视,给予精神病患者更多的关爱,他们才能真正回归社会,开始新的生活另一方面,康复的病人不能及时出院,就无法给其他急需救治的患者腾出床位,进而使有限的医疗资源无法充分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