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世界三大人体冷冻机构:费用最低2.8万美元

日期:2019-01-17 01:15:01 作者:督甸 阅读:

    CI的工作人员在模拟人体冷冻过程,注射一种特殊的玻璃混合物到要冷冻的遗体里,防止冷冻后,身体里面会结冰 图片来源:新京报   近日,重庆女作家杜虹找到美国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Alcor)冷冻大脑,引起轰动目前,世界上主要有三家机构提供冷冻人体的业务,价格高昂,而且只管“冻”,不管“复活”曾经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的“人体冷冻”坠落凡间,是科学实验,还是一场骗局如果你对死后“复活”感兴趣,快来了解一下世界上的三大人体冷冻机构吧   Alcor   成立时间:1972年   冷冻数量:100多人   收费:全身冷冻最低20万美元   靠客户捐赠进行研究   为重庆女作家杜虹冷冻大脑的Alcor基金会成立于1972年该基金会在1976年进行了首例人体冷冻术,对象是该基金会的创始人佛雷德·钱德林的父亲   早期Alcor基金会的发展并不迅速,直到1986年一本名为《创造的引擎》的书籍出版后,才出现转机这本首创“纳米技术”这个词汇的书籍,有一章专门论述了人体冷冻术   目前,该基金会为100多人进行冷冻术,包括著名棒球运动员泰德·威廉斯的大脑和比特币先驱哈尔·芬尼的身体   基金会拥有1000多名会员,都是支持冷冻术的人,每年缴纳数百美元美国《财富》杂志称,Alcor的客户包括很多亿万富翁,他们向基金会捐赠大量资金,资助其研究人体冷冻技术   该基金会行政助理马吉·克莱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一家非营利的机构,并非挣钱的公司“我们不会利用冷冻术挣钱”她说,“只是通过会员的资助维持运营”   CI   成立时间:1976年   冷冻数量:100人   收费:全身冷冻最低15.5万美元   创始人系“冷冻术之父”   在美国,Alcor基金会的竞争对手是一家名为“人体冷冻研究所”(CI)的机构   CI成立于1976年,创始人是被誉为“冷冻术之父”的罗伯特·艾丁格1962年,拥有物理、数学双硕士学位的罗伯特·艾丁格出版了《永生不死的前景》一书,首次提出人体冷冻术他在书中预言:“我猜,我们中的大多数将被用无损的方式冷冻起来”一时间,艾丁格成为媒体的宠儿,在电视和广播中宣扬人体冷冻术   五年后的1967年1月1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73岁的心理学教授贝德福德博士因癌症去世根据其遗愿,加州人体冷冻协会将他的遗体冷冻   艾丁格看到畅想变为现实,便创立了“人体冷冻研究所”,其母亲成为该机构的首位“成员”   目前,“人体冷冻研究所”已经为100人进行了冷冻术,有1000多人与该机构签约2011年,92岁的艾丁格逝世,他将自己的遗体冷冻,存放在“人体冷冻研究所”他的两位“邻居”是他的两任妻子,她们先后在1987年和2000年去世   KrioRus   成立时间:2005年   冷冻数量:34人   收费:全身冷冻起价2.8万美元   美国外首家人体冷冻企业   世界上另外一家比较大的“人体冷冻”公司是俄罗斯的KrioRus公司,成立于2005年,系首家美国以外的人体冷冻企业   目前,KrioRus已为34位客户进行了全身或头部冷冻,此外,有100多位客户与该公司签订了冷冻协议,甚至有人将死去的宠物交给KrioRus冷冻   除这三家,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人体冷冻机构,一般也采取会员制   虽然人体冷冻术还是小众“项目”,但是保险公司已经嗅到了商机一些保险公司与冷冻机构联手,推出了针对普通人的险种   英国《卫报》曾经采访了两个孩子的母亲维多利亚·斯蒂文她是“人体冷冻研究所”的会员她向英国一家保险公司购买了此类保险,除首期支付费用外,每月向该机构支付36英镑,就可以在辞世后享受冷冻服务   - 延展   人体冷冻术:价格不菲 没有承诺   全身冷冻最低起价2.8万美元   2013年1月17日,23岁的美国女孩吉姆·索兹去世了,大脑被存放在Alcor的杜瓦瓶中   索兹曾是一名神经科学系的大学生,生前患脑癌,生前只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够“冷冻”大脑,有朝一日得以复活但唯一的问题是缺钱   目前收费最低的是俄罗斯KrioRus公司,其全身冷冻服务收费起价2.8万美元;CI的全身冷冻服务收费最低15.5万美元;Alcor的收费最高,达到20万美元   后来,借助社交媒体,索兹筹款成功,如愿以偿成为Alcor基金会第114个进行冷冻术的人   该基金会行政助理马吉·克莱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除基本花销外,如果在美国以外的国家,要考虑到运费等,价钱还要高只负责“冻”不承诺“复活”   很多与人体冷冻机构签约的人,都希望在未来复活但这真的可以实现吗美国神经系统科学家史密斯说:“将冷冻的人脑复活,有很多障碍人脑有很多未解之谜”   Alcor基金会行政助理克莱玛表示,由于技术限制,基金会只负责“冷冻”,不会负责“复活”,基金会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性”,